1. <acronym id="etxb8"></acronym>
      <blockquote id="etxb8"></blockquote><thead id="etxb8"><sup id="etxb8"></sup></thead>

      1. <blockquote id="etxb8"><ruby id="etxb8"><rp id="etxb8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
        论坛广播台
        广播台右侧结束

        主题: 农妇坚持追凶17年 最终找到4名杀夫疑犯

        • 岑巩信息港
        楼主回复
        • 阅读:11533
        • 回复:2
        • 发表于:2015/11/23 13:34:57
        1. 楼主
        2. 倒序看帖
        3. 只看该作者
        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黔东社区。

        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
        登录查看大图
        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

        李桂英一家20年前的全家福。李桂英供图


        登录查看大图
        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

        11月18日,李桂英来到周口市中级法院,询问齐金山案的进展。她对齐金山被判死缓不满,认为应判死刑。新京报记者 安钟汝 摄

        “我就知道,他在?#26412;!?br />
        这句话,李桂英叨?#35835;?#19968;夜。

        大儿子周周说,妈妈太兴奋了,一夜没睡。

        这天是2015年11月13日,李桂英得到消息,齐海营在?#26412;?#22823;兴落网。

        李桂英事后还是有些遗憾,“这么多年,我为啥没亲手抓住他呢,让他从?#24050;?#30382;子底下溜走。”

        这么多年,?#26412;?#26446;桂英去了四次。好几次她都认为自己已经站在了齐海营的跟前,伸手就能抓住他的衣领。

        李桂英近六十岁了,身材微胖,她的娃娃脸又让她看起来比?#23548;?#24180;龄要小很多。最明显的,两条横眉中间有一深深的皱纹。熟悉她的人说,那是多年焦虑皱眉留下的痕迹。

        时间推到17年前,1998年元月,李桂英的丈夫齐元德被同村五个?#26494;?#23475;致死,五个人一夜之间销声匿迹。李桂英就此踏上了追凶路,寻遍十余个省份。

        17年,5个嫌疑人已经抓到了4个。“还?#20982;?#21518;一个没抓到,我就得一直追下去。”

        凶案

        打?#20998;校?#40784;元德?#40644;?#37329;山用刀刺中,又?#40644;?#28023;营用铁锹朝?#26412;?#29467;击了两下。李桂英腿上、腹部中了三刀。

        十七年前,一九九八年元月30日,农历大年初三,黄昏。河南省项城市南顿镇齐坡村还?#20004;?#22312;新春的气氛中,稀稀拉拉从村子不同角落传来爆竹声。

        李桂英从姐姐?#26131;?#20146;戚回来,看到门口有邻居聊得正欢,就过去搭话茬。

        李桂英是村里的妇女主任,丈夫齐元德是一名民办教师,家里还开着一个机床做铆钉。村民们记得,在村里,李桂英家是最早盖楼房的,最早买拖拉机的。

        现在,近六十岁的李桂英提起丈夫,语气依然柔和,“我们没结婚之前,他追我,我家里?#20808;?#29983;病,他到我家里帮我?#23637;死先耍?#22362;持了好几个月。”

        在齐坡村的村民看来,李桂英也很“争气?#20445;?#20026;齐元德生了五个孩子,其中三个都是男孩。齐元德家三代单传,在农村人看来,人丁是最宝贵的?#32856;唬?#26446;桂英改变了齐家的局面。

        “那时候,齐元德家在齐坡村是数一数二的。”齐坡一位村民说。

        令乡亲们艳羡的生活在那天黄昏戛?#27426;?#27490;。警方查明,当时路过的齐学?#20132;?#30097;李桂英正和别人说自己的坏话,就拿砖头砸李桂英,随后,齐学山的哥哥齐金山、弟弟齐保山与齐海营、齐阔军?#40644;?#25552;着匕首、杀猪刀围打李桂英,李桂英的丈夫齐元德听到妻子被打,就随手拿了?#35805;?#38256;刀出来救妻子。

        打?#20998;校?#40784;元德?#40644;?#37329;山刺中,又?#40644;?#28023;营用铁锹朝?#26412;?#29467;击了两下。李桂英腿上、腹部中了三刀。

        根据后来被抓获的齐学?#28966;?#36848;,因为几人都超生,他们怀疑齐元德、李桂英夫妻举报他们超生问题而起意报复二人。

        当年南顿镇主抓计划生育工作的副镇长张天礼提供的一份证明显示,“齐元德、李桂英夫妇并没有举报过齐坡任何人的计划生育工作问题。”

        根据后来被抓获的齐保山、齐学山的供述,几人坚持认为齐元德夫妇举报了他们,并在事发前进行了商议,决定对齐元德夫妇进行报复。

        正因为之前的?#21543;?#35758;?#20445;?#34987;周口市人民法院认定为“预谋?#20445;?#26159;故意杀人。

        据齐坡村一个村民说,“矛盾不仅仅是因为计划生育,齐元德家和他们五个人在?#40644;?#23429;基地上也有纠纷,各种矛盾交织在?#40644;穡?#26102;间久了,就结成仇家了。”

        项城市公安?#32844;?#20844;室主任张亚飞告诉新京报记者:“接到齐坡村村民报案后,项城市公安局即立案侦查,但当晚没?#20982;?#21040;人。”

        “你去找线索”

        “当时,我不懂,我以为抓杀人犯像电视上一样,杀人犯一跑,警察开着警车呜呜呜就去追了,原来自己要找线索啊。”

        李桂英回忆,她当时躺在医院半个月都虚弱得无法说话。当意识稍微清醒的时候,她想起了自己的丈夫,当时,李桂英住在三楼,亲戚告诉她,齐元德住五楼,康复得很快,已经脱离了危险。

        一个月后,李桂英出院。出来迎接李桂英的是她的婆婆。婆婆没忍住,看到李桂英就嚎啕大哭。李桂英说,看到婆婆哭,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“一千只蜜蜂在脑子里飞,脚底踩了棉花一样。”

        ?#30331;?#26159;,1998年元月30号事发当晚,齐元德因为失血过多,送往医院途中就去世了。

        亲戚们和李桂英商量,把五个孩子分给几个姐妹抚养,让她趁着年轻改嫁。

        李桂英说,看着高高低低这五个孩子,就想起了丈夫,她当时跟亲戚们说:“好好一个人,像被?#23244;?#21500;走了一样,这五个孩子,不能再到别人家里,我要为他报仇,抓到五个仇人;还要为他报恩,把五个孩?#21451;?#22823;。”

        回家安顿好,李桂英独自一人到项城市公安局,询问对五个嫌疑人的抓捕情况。得到的答复是,“我们很重视,已经对这5人立案追逃。但人跑了,如大海捞针,你有线索吗,你有线索我们就去抓。”

        “当时,我不懂,我以为抓杀人犯像电视上一样,杀人犯一跑,警察开着警车呜呜呜就去追了,原来自己要找线索啊。”

        回到家里,李桂英带着五个孩子挨个拜访亲友,站在亲戚朋友的门槛上,她大声说:“我家男人死了,但?#19968;?#22312;,我的几个孩子还在,你们帮我找线索,抓到那五个人,以后我五个孩子有出息了,挨个回来给你们?#27426;鰲!?br />
        最初,李桂英打听到,?#20248;?#30340;五个嫌疑人可能在新疆,她让和自己关系最亲密的两个姐姐、姐夫专门去新疆打工,帮着寻找线索。李桂英又在村里打听?#24515;?#20123;村民在外打工,?#30149;?#21457;展”成自己的线人。

        李桂英就这样布起一张网络,四处打工的亲戚、村民,成为她的眼线,南到海南,北到?#26412;?#35199;到新疆伊犁,东到山东青岛。

        十七年,十余个省份

        十几年间,她先后去了新疆、云南、山东、广西、?#26412;?#31561;十个省份,“我像疯了一样,别人只要告诉我线索,我根本不想靠谱不靠谱,马上就动身去了。”

        1998年3月和1998年9月,齐学山、齐保山分别被警方抓获,而两人的落网,都?#25250;?#26690;英提供的线索。项城市公安局一位民警承认,在抓捕中,李桂英的线索确实起到了作用。

        直到齐学山、齐保山的案子审理结束,李桂英再也没有接到齐金山、齐海营、齐阔军三人的有效线索。

        一晃就是两年多。李桂英说,2000年秋,她终于听到自己认为的可靠消息,齐坡村有一个村民告诉她,齐金山、齐海营、齐阔军在新疆开车帮别人运货。

        但该村民只说在新疆大城市,并不清楚具体在哪个城市。李桂英坐不住了,她找来地图,查到两个新疆的大城市,一个乌鲁?#37202;搿?#19968;个伊犁。她请求自己的姐夫去伊犁,自己坐了三十多个小时的火车去了乌鲁?#37202;搿?br />
        到了乌鲁?#37202;耄?#26446;桂英买了一副墨镜,一顶帽子。李桂英说,第一次出门,很害怕,“就算我遇到这几个凶手,他?#21069;?#25105;害了也没人知道。”所以自己得先装扮一下。

        出发前,有亲戚劝她,可以带个男人?#40644;鹱车ā?#26446;桂英拒绝了,“我这个人很讲究,带一个男?#39034;?#21435;,不是招来?#37266;运?#35821;吗?”

        乌鲁?#37202;?#27604;她想象的大,李桂英花了一个月时间也没?#20982;?#23436;所有的地方,凶手的信息更是杳如黄?#20303;?#26368;后几天,李桂英带的钱快花光了,没钱住宾馆,就在一所大学的操场上睡了几天。脚上的鞋子鞋底也快走掉了,?#20061;九?#25171;着脚?#20303;?#22905;遇到一个好心人,送给她一双鞋,穿着这双鞋子回到了河南项城。而在伊犁的姐夫也没有得到任何线索。

        回到家里,已经是冬初,李桂英五个孩子,两个读初中,三个?#21015;?#23398;。李桂英离开家之前,把其中三个小的孩子寄养到了亲戚家。

        孩子要养,仇也要报。

        在齐坡村村民眼里,李桂英过得很苦,拉扯这几个孩子就不容易了,还要?#23637;?#22320;里的活儿,还要出门去找嫌疑人。

        “我妈后来请了亲戚帮我们管机床,她自己出去找嫌疑人,回家就?#25214;?#19981;停忙地里的活儿,到处跑着卖钉子。”李桂英的大儿子周周提起李桂英当年的经历说,“我觉得在全中国没有她这样的女人。”

        周周保留着一张李桂英十几年前的照片,照片上的李桂英脸颊结着伤疤,“那年冬天,钉子价钱高,她骑自行车到处推销钉子,送货,想趁?#21028;?#24773;好多挣点钱,脸冻坏了。”

        李桂英说,十几年来,她无数次去项城市公安局,得到的回复是“我们没?#20982;牛?#19968;直在关注你这个案子,但是你要提供有效线索,我们不能扑空。”

        在接受河南当地一家媒体采访时,李桂英说,17年来,公检法的大门我都快踏破了,我的?#20102;幔?#21313;马车也拉不完。

        项城市公安局一位民警认可李桂英的说法,但他表示“不能?#36947;?#26690;英说一个线索,我们就去抓人,我们的经费和警力都不够。”

        李桂英说,她理解公安?#20540;哪?#22788;,就自己出发去核实线索。十几年间,她先后去了新疆、云南、山东、广西、?#26412;?#31561;十个省份,“我像疯了一样,别人只要告诉我线索,我根本不想靠谱不靠谱,马上就动身去了。”

        “但线索是死的,人是活的,有人给我线索,也有人给仇家报信。”李桂英说,就这样的,她多次扑空。

        转机出现在2011年,李桂英无意中得到了一个新疆的手机号码。

        “因为以前听说过他们在新疆,对新疆的号码就很在意。”

        “我当?#26412;途?#24471;这个新疆电话是齐金山的。”她把齐金山的身份及公安部门的追捕信息交给了新疆警方。

        2011年3月的一天,新疆警方传给李桂英一个视频,视频中,一个?#20982;?#27491;在悠闲地跷着二郎腿吃饭。李桂英一眼认出了?#20146;?#24049;追寻十三年的齐金山。

        2011年3月,齐金?#28966;?#26696;。

        同样的方式,李桂英找到了齐海营的电话,将线索提供给了警方,2015年11月中旬,齐海营归案。

        嫌犯改名后办了新身份证

        齐海营的新名叫齐好记,户口本上有齐好记的照片,齐好记身穿?#30097;?#30340;西服,打着蓝色领带,头发梳得像个知识分子。

        齐金山?#25512;?#28023;营被抓获的时候,姓名已经变成韩保成、齐好记。

        李桂英说,她明白为什么这几个人这么多年没有追到了,他们拥有了新的身份。而她在追捕凶手的十几年中,却一直按?#25214;?#21069;的信息打听,“到一个地方,拿着十几年前的照片,?#39318;?#21313;几年前的名字。”

        直到今年九月,李桂英才知道,齐海营在2011年3月9日,曾回到南顿镇派出所办过二代身份证。

        李桂英查到了齐海营的户口信息,齐海营的新名叫齐好记,户口本上有齐好记的照片,齐好记身穿?#30097;?#30340;西服,打着蓝色领带,头发梳得像个知识分子。

        新京报记者在李桂英提供的户口记录上看到,齐海营身份证办理时间是上午十一点,距离派出所下班时间,不到一个小时。

        项城市公安局一?#36824;?#21592;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推测齐海营是在2000年周口地区人口普查的时候更换?#26494;?#20221;信息。”而当地派出所的户籍办理人员,“因为工作量大,没?#20982;?#24847;到齐海营为在逃嫌疑犯。”

        这?#36824;?#21592;告诉新京报记者,警方要对齐海营身份信息修改一?#38470;?#34892;彻查,谁修改的,严厉追查谁的责任。

        但李桂英对“工作量大”这个说法并不满意。她质疑项城公安在为犯罪嫌疑人提供便利。“1998年2月24日,你们公安局局长?#32423;?#36825;五个人签发了逮捕申请书,齐海营是逃犯,应该是重点监控对象,怎么可能会因为工作量大而没?#20982;?#24847;到,是不是齐海营在派出所有关系?”

        在河南一家电视台播放的采访?#20302;分校?#39033;城市公安局信访?#22812;?#20316;人员回应李桂英说:户口注销和抓人是两码事啊。你自己查查谁给提供的(身份信息修改)条件,这我查不了。

        2011年,齐金山落网的时候,他已经化名韩保成,而齐金?#20132;?#29992;一个叫吾买尔江的身份办理过一个手机号码,这个号码从2006年一直用到2011年。

        关于齐金山吾买尔江的身份,新京报记者向新疆办?#22919;?#26041;求证,没有得到回复。

        而唯一在逃的嫌疑人齐阔军,在网上追逃?#20302;持?#26597;不到他的身份信息,其身份处于真空状态。项城市公安?#21482;?#22797;新京报记者称,“这可能是因为基层工作人员的疏忽造成的。”

        为什么几名在逃嫌疑人,?#23478;?#36890;过李桂英来提供线索,有的还是嫌疑人藏匿地警方配合才能抓捕归?#31119;?#39033;城市公安?#32844;?#20844;室主任张亚飞说:“我们承认,工作中存在一些问题,原因是那么多年的案子,一些负责办案的老警察不在了,加上以前办案?#38469;?#19981;行,才拖这么久。”

        自己经历的苦难,自己知道

        2001年,李桂英把家搬到了南顿镇,现在很少回村了。她怕孩子们被报复。在南顿的家里,养了一条大狗,门口还装?#26494;?#20687;头。

        2000年,齐保山、齐学山,被项城人民法院分别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。2015年,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齐金山死刑,后经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,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,2015年7月,判处齐金山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,限制减刑。刚?#23637;?#26696;的齐海营已被批捕,现在只剩下齐阔军依然在逃。

        17年,5个嫌疑人抓回了4个。李桂英认为,还是太慢了,对?#40644;?#19976;夫齐元德。“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但现在已经是十七年,还?#20982;?#21518;一个没抓到。”

        除了抓齐阔军,“下一步?#19968;?#26803;理这么多年来谁为五个嫌犯提供了?#20248;?#20415;利。”李桂英说,“逃走的时候谁送的,藏谁家里了,身份证到底是谁修改的,还有公安?#20540;?#20154;,为什么不主动抓人,不作为,凡是涉及的责任人,一个也不能跑!”

        不出门追凶的时候,李桂英在家帮着大儿子看孙子,洗洗涮涮。李桂英说,自己的五个孩子也争气,四个考上了大学,其中三个学法律。大儿子周周说,母亲嘱咐过,“我为了给你?#32844;?#25253;仇,踏破了公检法的门槛,多么不容易,你们要学法律,以后要替像我一样的人办点事儿。”

        齐坡村村民齐学武(化名)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李桂英不容易,一个女人孤苦伶仃,替丈夫抓凶手,还要带五个孩子,替死去的丈夫照料?#25913;福?#22312;十里八村找不到这样的能人。现在日子过好了,?#35835;耍 保?#27827;南话“?#35835;恕本?#26159;牛了)。

        李桂英的公公齐心堂80多岁了,他提起儿媳李桂英说,“没有她,我们这一家就完了。”

       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可李桂英。

        齐坡村有不少村民,提起李桂英,都说“不认?#19969;保成下?#20986;厌恶的神色。说完不认识以后,一个六十多岁的妇女加了一句,“十几年过去了,齐保山、齐学山、齐金山也抓了,人家一家也挺惨的,还告个啥,搞的鸡犬不宁的。”

        村民齐?#25512;劍?#21270;名)则认为,“那个妇女一直告状,告这个找那个,现在村里的人也不敢和她接触了,万一哪句话说的不对,两?#36820;?#32618;。”

        李桂英说,她也知道自己在村里的情况,“肯定是赞我的恨我的?#21152;小?#26449;里有五个嫌疑人的亲戚朋友,加上那些包庇嫌疑人的人,太多了。”

        2001年,李桂英把家搬到了南顿镇,现在很少回村了。她怕孩子们被报复。在南顿的家里,养了一条大狗,门口还装?#26494;?#20687;头。

        项城不少政府官员们也知道李桂英的事,对李桂英的看法不一。

        项城司法部门的一?#36824;?#21592;提到李桂英说,“你没发?#33268;穡?#22905;?#21152;?#28857;不正常了。”

        李桂英的孩子也受到了压力。有一次,在机关工作的女儿回家告诉李桂英,“领导找我谈话了,说不要让你到处跑了,注意影响。”

        李桂英火了,对女儿说:“告诉你们领导,他们管不了我。”

        李桂英说,她并不在意外界对她的这些态度,自己经历的苦难,自己知道。

        新京报记者 安钟汝
          
        • 即可体验
        • 发表于:2018/1/27 14:36:51
        1. 沙发
        2. 倒序看帖
        3. 只看该作者
        顶~!



        http://www.szxhuv.com/
          
        • 叶子
        • 发表于:2018/3/1 15:41:28
        1. 板凳
        2. 倒序看帖
        3. 只看该作者
        了?#40644;穡?#39030;起。
        上淘宝买老乡的童鞋,店铺名:DK诚品东莞店,或搜店铺号:87870101
          
        手机app制作平台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"etxb8"></acronym>
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etxb8"></blockquote><thead id="etxb8"><sup id="etxb8"></sup></thead>

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"etxb8"><ruby id="etxb8"><rp id="etxb8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
  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"etxb8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etxb8"></blockquote><thead id="etxb8"><sup id="etxb8"></sup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"etxb8"><ruby id="etxb8"><rp id="etxb8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
                极速飞艇网址 江西快3开奖历史开奖结果 广东11选5今日走势图 湖北快3走势图基本图 六合彩中特怎么赔 贵州11选5玩法介绍 快乐12任选3计算技巧 陕西快乐十分电视横屏 获奖率公式 欢乐斗地主买哪个角色好 双色球密码图 中国福利彩票欢乐生肖 河北11选5开奖现场 黑龙江快乐十分技巧 品特轩特码资料